汪成荣拒交残奥奖金被停职 冠军教头妻子孙英杰

发布时间:2019-12-15 17:34    浏览次数 :

[返回]

作为在北京残奥会上带领队员夺得三金一银的金牌教练,原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教练员汪成荣已经两个多月不思茶饭。(人民网-《人民日报》3月2日)

图片 1

2005年,汪成荣从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被借调到中国残奥管理中心。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他带领6名队员参赛,夺得了三金一银。2011年10月,中残联将149.91万元奖金打到汪成荣的账户上。得知消息后,青海体工一大队要求汪上缴奖金由组织重新分配,遭到汪成荣拒绝。

汪成荣站在北京残奥会与夺冠弟子合影的照片下,一筹莫展。汪成荣和孙英杰结婚照。

汪成荣所获奖金是在借调期间的辛勤付出所得,应该说他对国家做出了出色的贡献,六名队员中荣获三金一银的惊人成绩,没有汪教练的绝技与经验以及高度责任感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不单是辛勤耕耘,更重要是他为国增光爱国精神结出的丰硕成果。

西部网讯 近日,北京残奥会冠军教头汪成荣拒交奖金被停职一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汪成荣是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的教练员,2009年迎娶了我国著名长跑运动员孙英杰,2010年孙英杰生下儿子,汪成荣升级成为爸爸。此事发生后,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书面声明称汪成荣不诚实,而孙英杰则表示丈夫曾遭威胁和羞辱。

对于从本队出去的金牌教练所取得的辉煌成果,青海体工一大队的领导本应值得骄傲,应该及时发贺信进行嘉奖和表彰,发给一定的物质奖励或者奖金。但是他们适得其反,不但不奖励和表彰,反而伸手让获奖者交出奖金,并因交奖金的事找本人谈话,汪教练拒绝交出个人应该得到的东西,结果遭到停职处理之祸。

汪成荣和孙英杰婚礼时场景。

从此时可以看出青海体工一大队领导的素质太低,向钱看迷住了他们的眼睛,把注意力不是放在工作上,不是放在训练创造成绩上,而是放在金钱上,更何况是不属于自己的金钱上,这样的不明事理黑白颠倒的糊涂官,应该请出官场,遭到停职处理的恰恰应该是这些素质低下的领导们。

停职处理 原因是不肯上缴奖金

2005年,汪成荣被中国残奥管理中心聘为教练,他所带的两名运动员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获得3金1银。2011年10月,中残联奖励汪成荣149.91万元。

得知消息后,汪成荣所在单位青海省体育工作一大队要求汪上交奖金由组织重新分配,汪成荣不同意。2011年12月28日,青海体工一大队给予汪成荣停职处理,大队长杨海宁称,“他不肯交钱的话,我们还有其他手段。”

拒交奖金 被要求全部上缴再分配

上交全部奖金,由青海体工一大队进行再分配,自己分到手可能只有总奖金的20%,汪成荣不干。

2011年12月28日之前,汪成荣已有半个多月睡不好觉。被上级单位叫去谈话多次,内容只有一个:希望汪成荣把这笔奖金交给单位,由组织进行分配。

第一次谈话,青海体工一大队队长杨海宁问他卡里打进多少奖金,汪成荣留了个心眼,说90万元。汪成荣说,虽无书面说明,但据他了解,队里已有分配方案,他只能拿到这笔奖金的20%,如按90万元计算,自己拿18万元,30万元给青海省残联,42万元归青海体工一大队。

汪成荣认为,在借调到中残联带队期间,他和原单位从未就奖金分配一事有过任何协议,“只要拿出相关文件,说我该上交奖金,那我多少都交,要是拿不出文件,我一分钱也不交。”杨海宁称队内有相关文件,只是不便出示。关于奖金的再分配,杨海宁不肯细谈,但表示不会留给某个人,“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你以为这是一个人的事?多少人为你服务呢?原单位不派你出去,派个阿猫阿狗出去也一样的。”

2011年12月28日,青海体工一大队党委下发了《关于对汪成荣同志停职的处理决定》,该文件称:“中残联于2011年10月给予汪成荣同志高额成绩奖励,但该同志隐瞒情况,不执行大队的决定。汪成荣同志隐瞒组织不服从管理的行为,在教职员工中造成了不良影响。”汪成荣被停职,停职期间停发工资及福利待遇。 汪成荣依然没有上交奖金,“这是中残联奖励给我个人的钱,凭什么让我往外拿?”

2009年,汪成荣和孙英杰举办婚礼。

停职决定 连发四次汇报奖金通知

“停职决定”未能奏效,汪成荣依然没有交钱,青海体工一大队又连发了4次通知

为照顾妻儿,汪成荣2010年7月申请换岗到科室工作,这样他每天都可以回家。

汪成荣和孙英杰每月工资加起来超过5000元,这份收入在西宁能过上不错的生活。除了西宁有房子,孙英杰九运会时在北京被奖励了一套房子;他们还有一辆福特车。2010年8月8日出生的儿子,如今已能在儿童篮架上扣篮。

继“停职决定”后,青海体工一大队又连发4次通知,要求汪成荣“说明情况”。2月7日,通知要求汪成荣提交“参加2008年北京残奥会有关情况”的书面报告;2月13日,要求将外借期间比赛的奖金数额北京残奥会获得的总奖金数额如实汇报并提供票证依据;2月17日,要求汪成荣上报所得奖金准确数额;2月23日,第4份通知称,“外派执教属职务行为,大队有权知晓外派者的工作情况,包括奖金收入,外派工作者如实汇报是必须履行的义务”。

汪成荣试图让自己的态度和缓一些,每次都按时回函,但他强调,自己不能提供奖金数额,希望上级部门向中残联体育部发函确认,“他们心虚,不敢向别人问这个钱。”

杨海宁表示,并非只要求汪成荣交回奖金,其他教练的奖金也要重新分配。但汪成荣认为这是给他下的套,且奖金数额也相差甚远,“确实有几个教练的奖金被收了,但数额差太远了,有个4万多的,有个1万多的,有个4千多的,还有个1千多的。”